剪头发时流泪的女护士已火线入党:从头开始,

剪头发时流泪的女护士已火线入党:从头开始,

时间:2020-03-22 10:11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【环球时报-环球网报道 记者 李司坤】那位在剪头发时掉眼泪的女护士,已经火线入党了!

不久前,一段短视频在网上引起了广泛关注,一位女护士在出征支援武汉抗“疫”前剪头发的过程中,难过得掉下了眼泪。7日,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获悉,这位名叫张硕的北京姑娘,已经于6日在武汉一线火线入党。记者7日下午采访了剪去长发后的张硕,她对党组织对她的认可感到非常光荣,并表示,尽管剪去头发后的确很不舍,但她将以一个全新的面貌迎接这场战“疫”。

“别提了,现在一提还觉得好伤心。”谈起当时在剪头发的过程中掉眼泪这一幕,张硕在电话里笑着说道。她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她是今年年三十晚值的夜班,年初一早晨下班回到家后,晚上九点多就接到了第二天要去武汉的通知。她赶紧收拾行李,等收拾完已经是夜里两点多钟了。为了方便第二天早上的集结,张硕径直又回到了医院休息,结果第二天一早醒来后得知要剪头发。

“我相当于是在临出征前的几小时把头发剪了,当时整个人都是蒙的,留了这么多年的头发,挺心疼的。加上前一晚收拾东西的劲还没有缓过来,感觉一下释放了,就有点止不住自己的眼泪了。”她说,”当时没什么心理准备,所以才哭了,挺丢人的。”

张硕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在这次剪头发之前,她的头发已经留了三年,“我有很多漂亮的头饰,比如发簪、发绳,剪了头发之后,这些东西基本上全部用不上了。从头开始吧!换一个新面貌,然后迎接战‘疫’。”

有的时候,她也会无意识地捋一捋自己的头发,结果发现捋的脖子的位置就没了,“这时候我总会嘲笑一下自己,头发都没了,还捋什么?”

但她同时告诉记者,她在北京的同事把她剪下来的头发留了下来,“给我编成了一个辫子,说等我回去的时候还给我,讨厌死了。”她笑着说道,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能够感受到她语气里满满的感激之情。

抵达武汉安顿下来后,张硕给父母打电话报了平安,她没有特意提到剪头发的事,但她的父母却很快在网上看到了她被剪去头发的视频。“当时我同事把我剪头发的样子录下来后做了一个小视频,我也没想到会传这么快,被我爸妈看见了。他们安慰我说,闺女什么样都好看,剪了短头发也特别漂亮。”

剪头发的视频在网上火了以后,众多网友纷纷在视频下对张硕留言,称赞道“剪去长发的你依然很美”。张硕的同事也和她开玩笑,说“硕姐成大明星了”。“我的第一反应就是(视频里的我)太丑了,哭得那么难看,”张硕笑着说道,“怎么就给我发出去了,点击率还那么高。”

事实上,不只是张硕,很多支援湖北一线的女护士在出征前剪去头发的那一刻,同样流下了眼泪。对此,网上除了称赞她们依然是最美的白衣天使以外,还有不少质疑声,认为这是一种形式主义的做法。但在张硕看来,剪头发的确很有必要。“我们每天都要洗头发,头发如果太长了,会特别不好干,也容易滋生细菌。”此外,穿防护服的时候,头发必须都包在帽子里,如果头发太长了,就要在脑袋后加一个发包,“这样戴护目镜、防护面屏的时候,所有东西都勒会在脑袋上,时间久了会疼得受不了。”

张硕目前支援的是武汉同济医院,针对新冠肺炎患者尤其是重症患者进行基础护理,她和同事们每天至少需要穿6个小时的防护服。她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就在昨天,她火线入党了,而且是在隔离病房里做的入党宣誓。“非典那年我还在学校,当时我就觉得自己的职业未来终有一天也会面对这样的一个战场。”她说,“没想到真有这么一次机会,可以在战场上展现自己,让我有能力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,所以我觉得这样的经历很值得,很有成就感。”

张硕表示,她的父母以及父母身边的朋友都觉得有这样一个女儿特别棒,但对她来说,这只是她的本职工作。“干这行的,需要你往上冲的时候,该去就去。”她说,“我们不去谁去,总不能让不懂行的人去吧。”

疫情过后,还会把头发留回来吗?张硕说,“就这样继续短着吧,不打算变回去了。同事们说我现在样子还挺年轻的。我也觉得现在利落,看着舒服。”